中新网7月21日电 现在老旧小区改造的进展如何?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副部长黄艳21日称,今年以来各地社区重点在疫情的联防联控上,很多小区实行封闭管理,施工很难开展起来。进入6月份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大部分地区也进入了施工黄金期,明显加快了进度。“根据各地上报汇总的情况,在6月底,现在已经启动了将近50%的工程。”

21日,国新办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介绍《关于全面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有关情况。

第三个因素,老旧小区改造是非常复杂的工程,从政府方面需要制度创新,但是真正工作推动过程中,需要特别有力的工作机制,“这是需要大家在实践过程中构建这样的机制和制度的,这是我们完成老旧小区改造的一个基本条件。”

《证券日报》记者获得的独家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人身险公司个代渠道总保费收入为5438.2亿元。其中,个代渠道新单保费收入为1423.1亿元,续期保费收入为4015.1亿元。在个代渠道新单保费收入中,期缴长险保费收入为781.5亿元,占比54.9%。

从上市险企的保费收入情况看,半年报显示,上半年,中国平安(77.460, 0.32, 0.41%)的个人业务续期业务收入约2148.5亿元,同比下降1.9%。太保寿险的代理人渠道新业务收入为190.65亿元,同比下降27.5%;续期业务为1073.24亿元,同比增长6.7%。新华保险(61.180,-0.02, -0.03%)个险渠道实现保费收入662.58亿元,同比增长10.5%,占总保费的68.4%;银保渠道实现保费收入291.43亿元,同比增长133.8%,占总保费的30.1%。尽管新华保险的银保渠道保费收入及占比不敌个险渠道,但增速要高得多。

中国人寿(42.980, -0.11, -0.26%)寿险公司总裁苏恒轩在半年报发布会上表示,“一体多元”业务布局是中国人寿“鼎新工程”的一部分。在多元板块中,正在对银保渠道的改革和发展进行探索。

对此,黄艳指出,该目标大概考虑到三个方面的因素。

“第二个因素,我们也是分轻重缓急。”黄艳指出,从调研来看,2000年底以前建成的老旧小区,以公房和房改房为主,这些小区普遍没有物业管理,也失养失修失管,它的使用过程中的保养程度比较差,市政基础配套设施不完善,社会服务不健全,“这些问题还是较其他小区要突出,住在里面的老百姓改造的愿望也非常强烈。所以《意见》里面除了工作目标里提出到‘十四五’末力争基本完成2000年底以前建成的需要改造的城镇老旧小区之外,也明确了中央财政的资金重点支持的是这部分的老旧小区改造,所以这个是优先要改造的。”

新华保险首席执行官兼总裁李全在半年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新华保险将进一步提升规模人力,并提升代理人合格率和合格人力。8月17日,平安人寿宣布对原有制度升级,旨在实现支撑寿险改革、支持代理人转型升级两大目的,达成人力持续增长、结构持续优化、收入持续提升这三大目标。太保寿险总经理潘艳红也在半年报业绩会上透露了对原有制度升级的意图。

并非所有的人身险公司都有个人代理渠道。数据显示,瑞泰人寿、招商信诺、中邮人寿、中融人寿、弘康人寿等10家人身险公司个代渠道保费收入为0元。其中,中法人寿因流动性枯竭,偿付能力为负,各渠道业务处于全面停止状态;信美人寿则为相互保险组织。

黄艳称,根据各地上报汇总的情况,在6月底,现在已经启动了将近50%的工程。“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今年能够顺利完成。去年因为我们这个工作部署得晚,资金下达是到后半年了,再加上刚才讲到的疫情影响,去年年底开工率当年只有占到85%。但是截至现在,去年的工作已经全面开工。所以,我们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业内人士分析称,上半年人身险公司的个人代理渠道遭受较大冲击,尤其是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大部分保险代理人无法与客户在线下见面,影响较大。代理人员销售的主要产品期限较长、保费较高,客户决策时间也较长,通过线下见面沟通几乎必不可少。虽然银邮渠道一季度也受到疫情影响,但从4月份起回升速度较快。银邮渠道的主力产品兼顾保障和理财属性,条款相对简单,更容易完成线上签单,银行网点逐步恢复营业后,保险线下业务增长也很快。

会上,有记者提问称,《意见》明确工作目标是2020年新开工的改造城镇小区3.9万个,涉及居民700万户,同时还提出了2022年“十四五”期末的目标。这些目标的制定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一家银行系险企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近年来银保渠道的发展颇为曲折,无论是产品还是销售方式都在发生变化。在产品方面,险企不再满足于销售利润边际较低的储蓄投资类银保产品,而倾向于在产品创新方面不断寻求突破。销售方式上,在“无接触服务”“线上化”趋势下,银保业务也在大力进行线上化探索。

对于前几年被“冷落”的银保渠道,新华保险首席执行官兼总裁李全在半年报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不能仅从与个险业务对比价值率的角度评估银保渠道价值,要从公司发展的战略角度考虑,要“算大账”。

今年上半年的险企保费收入情况与前两年有很大差异。同业交流数据显示,2018年,人身险公司银保渠道保费收入同比下滑24%,业务占比下降10.06个百分点;个代渠道收入同比增长18.27%,占比上升8.67个百分点。

同期,人身险公司银邮渠道保费收入为8240.4亿元,比个代渠道保费收入多2802.2亿元,个代渠道保费收入低于银邮渠道34%。其中,新单保费为6036.3亿元。在新单保费中,期缴保费收入为1321.9亿元,占比21.9%。

谈及现在老旧小区改造的进展情况,黄艳称,老旧小区改造是一项以社区为主战场,居民是主体,开展的一项工作。“今年以来,大家都知道各地社区重点是在疫情的联防联控上,而且很多小区是实行封闭管理的,施工很难开展起来的,所以老旧小区改造进度上还是受到了影响。前5个月,我们大概开工率只有20%,但是进入6月份之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大部分地区也进入了施工黄金期,明显加快了进度。”

黄艳称,比如说工作机制,《意见》里面一共几个机制,其中两个是非常关键的,就是地方政府要统筹,各部门要合力,因为它不是一个部门能解决的问题。所以,这个机制建立起来需要时间。另外,在社区层面的动员组织机制一定要有,不能是从上往下的指令性的工程,应该是从下往上的项目生成。“老旧小区的居民都同意了,你去申请才能给你做,所以上下结合的机制也是考验我们地方基层治理的能力和水平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险企选择渠道主要是为了低成本和高效地触达和服务客户,追求扩大业务规模,提高单位业务的价值量。各渠道的起点不同,其比较优势也随经济金融和社会的变化而变化,且渠道之间也在相互竞争。其中,外部渠道的单位业务价值量可能较低,但有助于扩大基本业务或衍生业务的规模。无论是专业渠道,还是兼业渠道,也无论渠道规模的大小,均是保险价值量的重要组成部分,险企既可采用“混同”策略,同时发展所有渠道,也可采用“分离”策略,倚重某一两种渠道。目前,我国保险市场正在从同质化向差异化转型,产业链也在延伸,所以,险企可以结合自身情况明确优先发展的渠道,包括倚重外部渠道。

“第一个因素,我们要兼顾需要和可能性。从我们调查摸底的情况来看,全国2000年底以前建成的老旧小区大概是22万个,涉及的居民近3900万户。”黄艳称。

从上市保险公司半年报及半年业绩发布会传递出的信息来看,在个险渠道,上市险企纷纷升级原有制度,鼓励优质增员、提升新人利益、赋能主动管理;在银保渠道,上市险企重新审视银保渠道价值,为银保渠道“正名”。

银保渠道曾经是不少人身险公司的第一大销售渠道,2016年监管层出台一系列政策后,个险渠道越来越受到重视,银保渠道则有所淡化。但疫情的突然出现,再次显现银保渠道在保费创收方面的重要性。有险企负责人提出,要重新审视银保渠道的价值。部分大型人身险公司更是采取“一手抓个险、一手抓银邮”的“两手都要抓”策略。

黄艳表示,2020年,经过各级省人民政府的确认上报,全国计划改造的城镇老旧小区大概是3.9万个,涉及到居民将近700万户。“按照这样的规模,我们综合了地方的能力,包括财政能力、工作能力、管理能力、组织能力、施工能力等各种能力,‘十四五’期间,全国大概可以再改造3500万户,加起来是这个总量,可以基本上完成2000年底以前建成的需要改造的老旧小区,这个总量和分年度的进展,是有一定的把握的。当然我们也不排除要鼓励有条件的地方,根据居民的意愿、资金落实情况,以及市场社会参与的程度等等一些情况,提前或者适当多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