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爽介绍王毅访问欧盟成果:传递中方发展中欧关系的三个“始终如一”

中新社北京12月18日电 (黄钰钦)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近日结束对欧盟访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访问成果时指出,此访传递出中方对发展中欧关系的三个“始终如一”。

耿爽强调,明年是中国同欧盟建交45周年,双方将迎来一系列重要交往。中方愿同欧方一道,确保一系列重要政治日程取得成功,推动双方务实合作取得更多成果,规划好中欧合作的新蓝图,推动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不断迈上新台阶。(完)

另外,也有专家建议,争端双方可以协商并接受将“初裁”报告作为最终裁决结果,从而避免使争端陷入“悬而未决”的境地。但无论如何,这些替代方案只能在短期内缓解上诉机构“停摆”带来的问题。如何继续保证世贸规则的一致性和捍卫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将是摆在世贸组织成员面前的长期课题。 (本报华盛顿12月10日专电)

部分成员或拿出临时替代方案

尽管如此,数据表明,美国是世贸组织上诉机构裁决的最大受益国之一。就在今年10月,世贸组织就美国起诉欧盟空中客车财政补贴导致波音公司销售受损一案做出裁决,同意美国向欧盟加征高达75亿美元的关税,这是世界贸易历史上最大一笔贸易争端裁决。

美国回应称,由于美方此前提出的“体制性”问题尚未解决,不支持启动新法官遴选的建议。这是过去两年里世贸组织成员第29次提出类似建议,也是美国第29次动用一票否决权予以阻挠。

对此,美国国内批评声音不断。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贸易小组委员会成员、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墨菲警告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做法令“全球贸易体系处于危机时刻”“从明天开始,最高法院将不复存在”。墨菲说,失去全球贸易最高法庭的裁决“对美国企业来说很危险”。

贸易专家认为,世贸组织作为拥有164个成员国的庞大机构,其上诉机制的确存在效率不高等问题。自1995年以来,世贸组织共受理诉讼592起。其中第一起诉大国是美国,共提起124起诉讼。迄今为止,上诉机构已经宣布120项裁决,涉及上述共162项诉讼。

特朗普及其经贸团队一直批评世贸组织对美国不公,多次威胁退出世贸组织。去年8月30日,特朗普在白宫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如果世贸组织“再不好好表现”、继续让美国“吃亏”,美国将退出世贸组织。去年5月,特朗普还曾下令拟一份草案,建议美国政府制定贸易政策时可不顾世贸组织关键规则,由美国总统根据美方评估结果决定是否对其他国家征收或修改关税。

第三,中方致力于加强中欧全球事务协调、共同维护多边主义的立场始终如一。面对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逆流,中欧作为当今世界两支重要力量,绝不能袖手旁观,必须携手应对,展现责任担当。双方应始终高举多边主义旗帜,在坚持维护自由贸易、完善全球治理、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继续加强协调合作,为世界持续提供稳定性、开放性和正能量。

成立于1995年的世贸组织,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多边贸易组织。其上诉机构常设7个法官席位,是会员国贸易纠纷的最高仲裁机构。经过遴选产生的法官,一届任期为4年,可以连任一届。法官遴选程序遵循世贸组织成员协商一致的原则,也就是“一票否决”原则,即所有164个成员全部同意的情况下,遴选程序才能顺利进行。

有记者提问,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刚刚结束了对欧盟的访问,这也是他今年第二次率团到访布鲁塞尔。中方如何评价此次访问?对中欧关系未来发展有何展望?

■本报驻华盛顿记者张 松

欧盟驻世贸组织大使马沙多在一份声明中说:“建立一个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系的想法现在岌岌可危。”他说,欧盟“不会支持、也不会宽恕一个滑向以权力为基础的经济关系的体系”。

面对“停摆”危机,部分世贸组织成员拿出临时替代方案。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说,有必要设立临时仲裁机制。欧盟、加拿大和挪威代表表示,将在上诉机构“停摆”期间,启动“临时上诉仲裁”程序。当然,该方案只限于在欧盟、加拿大和挪威三方间使用,无法扩展到与其他世贸组织成员的相关案件之中。

耿爽表示,今年是中欧关系取得丰硕成果的一年。王毅国务委员此次访问欧盟总部正值新一届欧盟机构正式就职不久,双方进行了深入沟通,对外发出了深化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国际秩序、应对全球挑战的积极信号。概括起来讲,此次访问传递出中方对发展中欧关系的三个“始终如一”:

第二,中方推进中欧务实合作的决心始终如一。今年中欧双方签署了民用航空领域重要协定,完成了中欧地理标志协定谈判,“一带一路”与欧盟欧亚互联互通战略对接也在顺利推进当中。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中欧双方经贸合作依然逆势而上,交出了不俗的成绩单。中方愿与欧方进一步强化优势互补,打造中欧绿色伙伴、数字伙伴和自贸伙伴关系,促进双方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民众福祉的提升。

第一,中方重视欧洲的态度始终如一。中方一贯以积极、正面的心态看待欧洲,一贯把欧洲视为重要合作伙伴和中国外交的优先方向之一。我们坚定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坚定支持欧盟团结壮大,坚定支持欧洲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中欧之间没有根本利害冲突,是互利的合作伙伴,而不是零和的竞争对手。中国对欧政策具有高度稳定性和连续性。我们相信新一届欧盟机构也会保持对华政策的延续性和前瞻性,积极发展对华关系。

针对美国提出的所谓上诉机构“体制性”问题,世贸组织很多成员提出解决方案。去年11月,中国、欧盟等成员向世贸组织提交关于上诉机构改革的联合提案,对美国提出的问题逐条予以回应,给出建设性改革方案。随后,加拿大和日本也提出改革方案。但美国对这些改革方案置若罔闻,拒绝讨论解决办法。

世贸组织规定,针对任何一起贸易争端案件,须由3名法官联合审理并做出裁决。因此,12月10日起,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将由于法官人数不足而陷入“停摆”状态。世贸组织的下级法院——争端解决机构可以审理案件。但如果败诉一方向不再发挥作用的更高一级法院提起上诉,法院裁决将无果而终。

美国国内批评声音不断

在今年11月22日举行的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例会上,墨西哥代表世贸组织117个成员再次建议启动上诉机构新法官遴选程序,以填补目前已空缺和即将空缺的法官席位。

12月10日,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最后3名法官中的两名结束任期,仅剩一名在任。按规则,两位法官的离开将使世贸组织贸易争端解决机制失效。据悉,目前最后一名在任法官是中国籍法官赵宏。

尽管如此,世贸组织前上诉法官、现任瑞士伯尔尼大学教授的彼得·博舍认为,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国际关系法治的一次光荣试验”。他说:“政府关门将使国家和企业面临‘丛林法则’的挑战,这将伤害我们所有人。”

自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任以来,美国以所谓上诉机构“越权裁决”“审理超期”、法官“超期服役”等多项问题为由,将上诉机构裁决与遴选挂钩,频频动用一票否决权,单方面反对启动对新法官的遴选程序,致使在任法官人数一再缩减。

据彭博社报道,上诉机构现有10多项贸易争端有待裁决,包括欧盟对俄罗斯天然气进口限制、美国与加拿大纸业和软木材贸易纠纷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