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北京6月1日电 (记者 李亚南)“我国控烟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过去四十年间整体吸烟率下降了10%,但是青少年和女性的吸烟率在近年也有上升的趋势”。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院校长王辰院士31日在于京举行的“无烟为明天”公益活动上指出,如果中国能够真正推行有效的烟草控制,预计在2050年可以防止我国近1300万人死于吸烟。

2020年5月31日是第33个“世界无烟日”,由健康中国行动控烟行动工作组指导,国家呼吸疾病临床研究中心、中国健康教育中心等主办,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医学戒烟干预专业委员会、罗氏制药中国协办的“烟草与肺癌”公益视频发布暨“无烟为明天,99招拒绝二手烟”抖音公益挑战赛启动会在京举行。

公立医院建“互联网医院”:第三方平台的新生意?

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与公立医院合作是一条新道路。建设“互联网医院”的过程,并非是简单地从线下转移到线上。首先,公立医院需要改变对互联网商业模式的认知以及甲方心态。王航认为,在做好用户服务方面,第三方平台有经验协助公立医院搭建专业的线上运营体系。与此同时,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商业模式也会随之变化:从单一的toC模式转变为toC和toB相结合的模式。 

今年3月,国家医保局和国家卫健委联合印发疫情期间的“互联网+”医保服务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互联网医疗正式纳入医保。此番接入医保也是政策对其重要性的认可和推动,一定程度上打通了该行业的最后一公里。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公立医院未来批量化建设“互联网医院”,对于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而言,机遇和挑战并存。 

在外界看来,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会因接入医保而受益,但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持不同的视角:“对接医保确实引领了行业的创新,但后续发展还要看将来能否真正上量获得利润。”另外还需考虑医保的资金安全性问题,以及资金能否得到高效利用。 

能否抓住这次公立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的新机会,本质上还需要第三方平台以创新和服务为锚点。在与公立医院正面交锋时,第三方平台需要探索更多的合作模式,持续不断地创新、提供优质服务。其实最后大家都要殊途同归,互联网将作为一项基础设施更好地服务于患者。

“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不健康,未来我们应该要为优质的医疗服务付费。”王航认为,用户为服务付费的意识不强是根本原因,很多患者接受不了为线上的咨询付费,这种意识的普及还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实第三方平台如果没有医保的支持,反倒是好事,这样大家会更关注自己的服务。”

4月,山东省互联网医保大健康服务平台开出了全国首张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的医保电子结算单,而该平台背后的发起方之一是微医。有行业人士认为,互联网医疗由此可能将形成“医疗、医药、医保”的闭环。 

王辰在启动会上表示,戒烟是最有效地提高健康水平,避免早死和延长寿命的有效手段,吸烟平均会降低十年的寿命,而吸烟越早持续时间越长,这个结果就会越突出。吸烟是健康最重要的危害因素,而戒烟是最有效的预防疾病和避免疾病的直接手段。“对于每个人来说,自己不吸烟,劝诫身边的人戒烟,都是重要的健康选择”。

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毛群安司长强调:“要进一步加强传统烟草和电子烟危害宣传,要多用老百姓看得懂、学得会、用得上的形式和内容进行科普。要用好社会共治的大处方,打造政府、社会、个人共建共治共享的控烟新格局,携手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据介绍,本次发布会上还启动了“#99招拒绝二手烟——抖音公益挑战赛”。挑战赛于5月31日至6月28日开展,大众可通过搜索话题#99招拒绝二手烟,录制展现拒绝二手烟的创意短视频,上传并“@世界卫生组织戒烟与呼吸疾病预防合作中心”参与。最终将根据话题相关性及互动排名角逐出30位优胜者。

王航还观察到一个现象,在整个公立医院上线“互联网医院”的浪潮中,最热情积极地走在前面的往往是二线医院。“它们希望借助这次新机会获得增量。” 

公立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的“互联网医院”,短期内会出现虹吸效应。据乌镇互联网医院创始院长张群华介绍,黑龙江省人民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刚上线,就从原来每天1500个接诊量变成了3000个。随着公立医院入局线上诊疗的趋势不可逆,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患者被分流也将成为必然。那么作为互联网医疗的“老兵”,它们的新机会又在哪里? 

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中心副主任、烟草病学与戒烟中心主任,中国戒烟联盟秘书长肖丹教授介绍说,“青少年往往处于好奇心旺盛的阶段,’热衷模仿’造成我国吸烟群体的进一步激增,戒烟也更加困难。单纯的禁烟科普教育,往往难以’触动’他们。今年,我们联合各方力量,共同发起‘#99招拒绝二手烟’抖音公益挑战赛,借助短视频分享平台对年轻一代的影响力,将‘趣味社交’与‘公众倡导’相结合,加强‘二手烟社会干预’,呼吁广大年轻人积极参与到无烟环境建设中来。”(完)

机遇的同时也有不小的挑战。一方面,挑战来自于公立医院“互联网医院”的虹吸效应,但最大的挑战仍然在于商业模式不成熟。按照王航的说法,服务是互联网医疗的安身立命之本。但建立在服务基础上的“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还未跑通,目前第三方平台的盈利空间主要来自药品和器械。 

实际上,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建设过量将造成资源和资本的浪费。另外也会增加患者的使用成本,比如每次去一家新医院就诊或网上就诊,都要重新下载它的App。如果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都集中在2-3家平台上,有利于提高各方的效率。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副理事长,小细胞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吉林省肿瘤医院党委书记程颖教授介绍称,“肺癌与烟草尤其有密切关系,98%小细胞肺癌都与吸烟或二手烟暴露有关,过去三十年,小细胞肺癌的5年生存率还不到2%。但如果戒烟5到9年,罹患小细胞肺癌风险可以降低43%。”

中国健康教育中心李长宁主任表示:“青少年是健康行为养成的关键阶段。今年无烟日的主题是保护年轻人免受烟草危害。普及吸烟危害,倡导无烟环境是公民健康教育的重要部分。而推动公众,尤其是青少年充分了解吸烟和‘二手烟’暴露的严重危害,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国家癌症中心主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赫捷院士介绍:“我国每年约1/4的癌症死亡与吸烟相关,‘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提出了‘到2030年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提高15%’的重要目标,控烟禁烟是降低癌症发生率、死亡率,实现健康中国2030目标最为直接、有效的手段之一。”

在这些“正规军”自立门户前,以好大夫在线、微医等为代表的第三方平台已经在互联网医疗赛道深耕数年。在这次疫情中,它们跨区域调配医生资源,拓展了咨询、义诊等专区,缓解了定点诊疗的压力,证明了自己作为抗疫“第二战场”的价值。

在此基础上,两者有望构建上下游的产业链关系。“长远来看,大家会各司其职,变成像京东天猫和海尔的合作关系一样。”王航表示。 

而在张群华看来,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核心壁垒在于优质的服务。“通过分级诊疗对患者分流,再传导到医生手中,这是第三方平台得以生存的优势。” 

“去年全国共有81亿人次(在公立医院)就诊,如果其中1/3转到线上,大概会是2000亿的市场体量。”中国医促会互联网分会副主委兼秘书长、乌镇互联网医院创始院长张群华认为,互联网医疗更有助于建立稳定的医患关系,分级诊疗、精准匹配和精准治疗是它的三大优势。

为此,今年世界无烟日专门发布了《烟草与肺癌》公益广告片,以视觉的方式,呼吁大众远离烟草,守护生命之树,共创健康明天。

这个思路背后的逻辑是:是否每家医院都有必要建立自己的“互联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