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家具厂培训会上员工跪地自扇耳光引热议

企业奇葩团建为何吃力不讨好

在某互联网公司实习的李女士无法拒绝参加团建活动,尽管她只是一名实习生。“在互联网公司工作压力比较大,尽管是实习生,每天也要到晚上8点多才能下班,回到宿舍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却还要出去团建。每天和公司的同事在一起,感觉个人时间被侵占了。”

一段员工集体跪地自扇耳光的视频近日在网上流传。据了解,该视频内容是10月21日某家具厂举行经销商培训会,一群人身着工服情绪激昂地跪地自扇耳光,更有人脱去上衣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双手拍地。该家具厂称,培训的主题是心灵成长,为了打造铁军团,让员工们激发最巅峰的状态,是他们自愿的。

“经销商同时面临销售及资金压力”,据张振文介绍,妙洁迅速调整了策略,积极拥抱互联网,通过“线上电商+新零售”把紧俏商品送到用户家中,一季度线上销量大涨。同时,为了应对线下需求迅速回温,引入了网商银行的无接触贷款,集中解决经销商备货资金紧缺的后顾之忧。

除李女士外,某公司文职魏女士对团建也有较大的意见。据魏女士描述,在参加工作前,她对于团建活动一直比较向往,但参与团建后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第一次去参加团建的时候,去了离市区很远的一个小镇,到了以后开始做一些游戏,输了的人要完成他人指令的任务,有些‘惩罚’非常尴尬,比如要回答一些非常隐私的问题,或是和陌生人拥抱等,感觉侵犯了自己的隐私,但如果不做又要被大家指责,整个团建下来,整个人的心情都非常不好。”

据张振文介绍,妙洁之前同传统商业银行也有过合作,不过经销商融资通过率普遍不高,而且有的手续比较复杂,需要去线下网点面签和人工审查,要么经销商获得放款比较慢,要么一些小型经销商贷款需求难以被满足。

“数字供应链金融会成为品牌商经营的好助手,会有越来越多经销商获得无接触贷款支持。”网商银行供应链金融负责人牛学峰表示。网商银行曾在6月底宣布,未来五年要与10000家品牌商合作,通过供应链金融形式服务1000万家小微企业。

近年来,某些“极端”团建活动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例如,今年9月,某公司团建活动中,员工被踩在脚下。有网友表示,这种团建活动“不把员工当人”“员工毫无尊严可言”;还有网友评论称,自己也曾遇到过类似团建活动,并非员工自愿,而是领导希望通过这样的手段给员工洗脑。再如,今年5月,杭州某快递公司组织56名员工展开团建越野活动,要员工上交手机,只携带背包、登山杖及一张登山路线图,事后造成18人被困深山,其中6人失联。

王先生解释说:“我属于比较内向的那一类人,我可以与同事进行工作上的沟通,但团建通常是全公司的人或全部门的人一起进行,在这种情况下,会有许多不认识的人,要与他们迅速熟络然后像朋友一样开玩笑或一起游戏,会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会很想离开那个环境。”

年初疫情发生后,一方面,封路封道导致物流受影响,商品不能及时送到经销商手里。另一方面,线下商超人流减少,造成比较高的库存。

● 团建活动设定最核心的目标是凝聚力,如果对团建活动目标不加以合法性合理性管控,很有可能使团建成为一种洗脑行为,这种洗脑行为使员工在凝聚力训练或洗脑训练之后可能会从事一些非法的工作

和妙洁遇到的情况类似,疫情前期,旗下拥有金龙鱼等品牌的益海嘉里,经销渠道也受到影响。“尤其是2月到3月初,经销商基本少做一个半月生意。固定费用还要出,但是没有做销售。”益海嘉里食品营销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总经理王瑞说,随着疫情缓解,经销商销量整体有大幅增长,很多是爆发式增长。其中,大米、面粉、挂面等家庭消费产品增长很明显。

● 团建即团队建设,是为了实现团队绩效及产出最大化而进行的一系列结构设计及人员激励等行为,但是一些企业在团建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问题

“和网商银行合作之前也有这样的顾虑,会不会通过率比较低。”张振文说,合作之后发现网络银行通过大数据授信和风控,利率透明、效率也很高,一些以前信贷需求没有被完全满足的经销商,得到了更充足的资金保障。据他统计,妙洁经销商整体信贷通过率提升了20%,

“第一次我也很抗拒团建,但刚进公司,不好意思请假,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去了以后发现,我们公司的团建就是单纯旅游,完全没有像网上说的那么恐怖,反而借着团建的机会实现了每年出游的计划,而且几天行程后,与同事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熟络了很多。”褚女士说,公司每年团建选择的出游目的地由员工投票选出,因此大多数员工都比较满意。

既然不喜欢公司团建活动,那么职工为何还要参加团建?

除个人时间被侵占外,团建内容也是让李女士不满意的原因之一。

□ 本报记者 赵 丽

“上次团建我们幼儿园去了一家敬老院,全程就是帮园长和其他老师拍照,感觉挺尴尬的。”张老师说。

但也有人认为,团建可以缓解平时工作的压力,也可以借此机会增强与同事之间的关系。

尽管部分员工对团建持积极态度,但仍有很多员工表示不喜欢甚至抗拒团建,这其中大多是出于对团建挤占个人时间的不满以及团建活动内容所带来的不适,也有少部分员工是出于个人性格较为内向的原因,对团建活动避之不及。

益海嘉里经销商朱先生说,“现在资金问题不用担心,接下来还要再增加人手,因为中秋、春节都是销售旺季。”

“聚餐K歌、军训拉练、野外求生都是小儿科,什么收玉米、光脚走乐高、徒手劈木板也不是不可能。”王先生说。

还有部分幼儿园也会不定期组织团建活动。某幼儿园教师张老师认为,团建本身就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感觉主要目的不在于加强凝聚力,而是为了拍照做宣传。

团建培训,即通过激励措施或活动设计等方式达到“建设团队”的目的,尽管团建已成为不少公司进行业余拓展的主要手段,但团建内容仍然以游戏、野外训练及唱歌吃饭为主。

7月份,受洪水影响,安徽的经销商朱先生补货需求激增,他顿时感到资金周转的紧迫。得知益海嘉里已经引入无接触贷款,朱先生线上申请后,几分钟便获得260万元的信用贷款,钱直接打到益海嘉里的账上。没过几天,朱先生把新购的米面油等民生商品,送到了大大小小的饭店、超市。

“和去年相比,今年上半年妙洁整体销量有所上涨,特别是保鲜膜、保鲜袋等一次性产品,同比增长超过两位数。”张振文近日表示,一切都在稳步增长中,但成绩得来并不容易。

疫情冲击逐渐消解,近日,益海嘉里等上市快消品牌密集公布业绩。财报显示,今年1~6月,益海嘉里业绩同比实现较大增长,净利润增加88.35%。同样引入无接触贷款的洁柔,上半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增长了13.99%、64.69%。

“我们下周的团建活动是去打羽毛球,我从小就很不喜欢运动,结果现在下了班还要去运动,一想到下周要去打球,整个人都觉得很累。”李女士说。

解决备货资金问题,是经销商稳健增长的前提。“以前基本上是经销商自己到银行做各种贷款,手续比较复杂,可能有抵押等条件”,王瑞表示,益海嘉里经销商开通网商银行的贷款后,对利率相对比较满意,对手续的方便性也比较认可,特别是小经销商得到的帮助比较大。

第一次团建的经历给魏女士带来了较大的心理阴影,但出于职场压力,魏女士依然继续参加公司组织的团建活动,其坦言,“每次团建时都很想辞职,但换工作的难度又比较大,只好忍一忍,希望活动尽快结束”。

正因为如此,不少受访者认为,一些团建培训似乎并没有发挥该有的作用,对公司团建持否定态度。

□ 本报实习生 孙一菲

《法治日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公司的团建成为一些领导的个人秀,还有部分公司的团建活动上出现了挑战员工承受底线的项目。

而令李女士无法理解的是,团建的各种由头——比如季度完成目标团建一次、新员工入职团建一次、有员工结婚团建一次等。

虽然内向但仍选择团建且逢场必到的王先生说出了大部分员工心声:“如果不去,不仅会被扣上‘没有团队荣誉感’的帽子,不知道同事会如何评价你,还会影响年终评优晋升。”

无接触贷款助力,经销商从容备货旺季

供职于某教育机构的钱先生就很喜欢团建活动。

某企业员工王先生也表示,团建活动为其带来了较大的困扰。

稳住经销商,快消品巨头走出V字反弹

《法治日报》记者采访发现,有这种想法的企业负责人不在少数。

有了无接触贷款助力,经销商旺季备货更加从容。和妙洁合作13年的辽宁经销商侯女士,每个月都会提前备货打款,以前在银行只能申请到50万的信贷额度,资金不足时还要向亲友借钱周转。7月份,她一次性用完了140万元的无接触贷款额度,把后续一两个月的备货资金都转给了妙洁。

当《法治日报》记者把团建话题抛给多位有过相关经历的员工时,他们的吐槽接连不断。

● 目前,劳动法将用人单位在业余时间因为工作原因组织实施的活动认定为工作时间,但是由于团建不是工作内容,所以尽管人们希望将其纳入工伤体系,然而在制度上确实较难实施

某大型装饰设计公司总经理张先生也坦言:“虽然团建培训的目的是为了提升团队凝聚力,明着说是鼓励员工参加,原则上不得请假,不来也没有处罚,不过会当作其晋升的一个考评因素。公司出了团建费组织员工一起活动,就可以看作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工作,理所当然会安排会议、培训和表彰。”

在某自媒体工作的褚女士对团建活动也持积极态度。据褚女士介绍,其所在公司每年仅举行一次团建,形式为外出旅游。

“我们的团建活动特别简单,领导讲几句话之后,大家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而且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感觉更像是公费组织聚餐。每次听说要组织团建,我都会很期待。”钱先生告诉《法治日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