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益于网络的快速发展,人们借助网络可以更轻松快捷地完成一些工作,搜寻到我们需要的信息。但网络世界真真假假,很多信息需要我们自我甄别。网络给了我们畅所欲言的机会,但也给了很多不法分子钻法律空子的机会。

小编平时非常喜欢逛一些知识类平台,里面有很多问题值得大家探讨。活跃在知识类平台中的常驻网民有各个年龄段的人群,有这样一种有趣的说法,知识类平台上学历人均学历985。这一说法没有办法得到证实,似乎在网络世界中,很多人都愿意向陌生人秀优越感,自称985,211大学毕业生。这也让很多普通学生感觉到自卑,难道自己真的那么不堪吗?为什么网上这么多人有高学历。

以知乎这个平台为例,这个平台上除了每日的热搜新闻以外,还会有一些朋友提出的问题。这些问题既包括生活中我们能遇到的情感问题,也有学术问题。985和211大学的学子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去搜集学术信息,掌握学习技巧。这些学生在遇到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时,也会随手写下自己心中的答案。在他们看来,985和211大学学历并不稀奇,因为自己周围的同学都是这类院校毕业的。他们出现在网络中,可能并不是在秀优越感,只是想以自己的身份来陈述一些事实。

你觉得如今985和211大学学历还像以前那么值钱吗?

很多人在现实世界中活得非常自卑,无论是生活还是学业各方面都很不容易。所以只能在网络世界中寻找优越感。这些人会在网络世界中塑造一种与现实世界完全相反的身份,自称自己有着高学历,高颜值。有着基本道德的人,只会简单吹嘘一下,而一些不法分子则利用这些假信息来欺骗他人。所以网络世界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一、虚拟的网络世界给了每一个人重新塑造身份的权利

另据“中央社”报道,特朗普的幕僚上周敦促CPD额外加办一场辩论,且时间应排在9月初,给出的理由是预期今年会有更多选民提早投票;特朗普阵营还施压CPD,希望可以影响辩论主持人的人选。

我国985和211大学加起来一共将近150所,每年从这类大学毕业出来的学生有50万人左右。中国人口数量比较多,入学竞争压力很大,假如以中国学生人口总数为分母的话,那么作为分子的985和211大学学生,相对来说就要小很多。但其实这个数字放在其他国家的话,仍然是一个比较庞大的数字。而且随着各大高校的扩招,我国每年的高校人数仍然是呈上升趋势的。所以985、211的名校毕业生也在增加。

生活中我们可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越是关注一个人,我们会发现平日看到这个人的次数会增多。985和211大学生仍然是这个社会中学历比较高的一部分人,人们自然会对这些人多加关注,当这些人在网络上活跃时,大家便会将目光投向这些人,而忽略了同样处在网络中的其他人。

真正毕业于985和211大学的学生,可能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的地方。这些学校的学生也是普通人,我们可以把他们当作学习的榜样,但绝不可以把学历当作自己吹嘘的东西。

现实世界是真实的,我们周围打交道的人都是我们熟悉的。可是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你永远不知道屏幕那端的人长什么样子,是什么学历。完全凭借他人在网络上的言论去推断。

不同省份的考生考上985和211大学的难度不同,比如河南,山东等省份的考生想要考一个名牌大学,需要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学校的好坏并不是由他人来定义的,在一所普通大学中,只要我们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完全会获得我们想要的生活。

据俄国防部网站3日发布的另一则消息,俄军医疗组与意大利医护人员3日在意北部城市贝加莫的一所新搭建的移动医院里协同准备,以便本月6日起在该院收治新冠肺炎患者。

拜登的团队还抨击特朗普团队企图增加辩论的目的是为了“转移话题”,以“为了辩论而辩论”的方式转移注意力。

三、985和211大学学生数量本身就比较庞大

有能力并且为时不晚的同学们尽量选择一所985或211大学,本科大学的实力对于我们以后考研或者找工作都有很深的影响。但这并不是选大学的唯一标准,地理位置和学科优势的也是同学们需要考虑的因素。

拜登的竞选总干事迪伦称,特朗普“在民调中严重落后”,他“迫切希望把话题从他失败的领导上转移开”。

二、985和211大学学历是网络上的主要活跃群体

据报道,无党派的“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自1988年起就主办美国总统大选辩论。2019年时,该委员会宣布,2020年总统大选首场辩论将于9月29日在印第安纳州的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举行。

四、人们对985和211大学的学生有着独特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