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高寿啊?”“我69岁!”在上海昨天出院的16例新冠病毒肺炎病例中,记者发现汪老爷子就是最年长的那个。

官方公布名单中,他有相关病例接触史,因发热就诊,2月1日被确诊,转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年龄是70岁。然而,这位精瘦的北方老爷子挺胸扬声,硬气地说自己只有69岁,甚至告知记者自己的全名。

又过了好几分钟,只见一位长发女士匆匆走出大楼。她左手推着行李箱,外面套着半透明的大塑料袋;右手提着一只环保袋,上面标着某企业湖北分公司字样。她作为轻症患者,接受约半个月治疗,成为今天这一批中最年轻的出院者之一。

2月18日上午,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起防疫期间殴打志愿者案件,当庭宣判被告人凌某因辱骂、殴打防疫志愿者,造成被害人轻伤,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危害其他人身体健康,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

凌某及其妻子吴某到场后,对小区疫情防控规定不满,辱骂志愿者,双方便发生口角。犯罪嫌疑人凌某随即上前推搡许某,不顾他人劝阻徒手将许某摔倒在地并骑坐在许某的身上对许进行殴打,致许某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腰部压缩性骨折,鉴定构成轻伤二级。

同日,龙江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张某某、王某犯妨害公务罪案;桦南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被告人卢某某、周某犯寻衅滋事罪案;沿江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关某甲、关某乙犯妨害公务罪案。

2月17日,黑龙江省6个基层法院对6起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犯罪案件进行了宣判,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二年三个月至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相应罚金。

1月25日至2月8日,被告人王某通过微信购买各类型号口罩2430只和酒精440桶,后大幅度提高价格,售出口罩1497只和酒精183桶。在疫情防控期间,王某违反国家规定,哄抬防护用品价格,牟取暴利,非法经营数额5万余元,违法所得数额1.9万余元。鸡西市鸡冠区人民法院依法认定被告人王某犯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

近日,全国各地审理了一批妨害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犯罪案件,这些为非作歹之人很快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发布诈骗信息被判二年三个月

2月5日,被告人王某拒绝配合疫情检查站工作人员检查登记,驾车强行闯过检查站。王某在被依法传唤,欲驾车离开被执勤民警阻拦后,其以倒地、辱骂、撕扯的方式拒不配合民警执行公务,并致一名民警轻微伤。拜泉县人民法院依法认定被告人王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1月30日至2月4日,被告人李某在无供应口罩能力的情况下,谎称有大量一次性口罩、3M口罩、N95口罩,并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虚假信息,骗取3名被害人共计2.25万元,后以口罩未到货、因疫情封路无法按时抵达等理由拖延交货时间。大庆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依法认定被告人李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三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可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有时会忘了这种身边的风险。前几年就有数据表明,据不完全统计,全球每年野生动物的走私交易利润达100亿美元。现实其实都无须这些数字来佐证,看看各地或隐蔽或张扬的餐桌上——穿山甲、果子狸、老虎肉、海龟、野兔、野鹿、孔雀,还有花样繁多的羊鞭酒、老鼠酒、蛇酒……美味消费与猎奇心理之下,加之以形补形等迷信思想作祟,“好吃的”与“不好吃的”野生动物都成了腹中之物。

原标题:上海昨又有16例病患出院,最年长的老爷子透露医护不仅医治到位,还很会做“思想工作”

痊愈出院的汪老爷子在上大巴前挥手告别。徐瑞哲 摄

截至昨天,上海迄今累计痊愈出院140例,占全市累计确诊病例数的比例已经超过四成。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病房大楼A-1门外,记者与医护人员一起为他们送行,从中也发现关于“治愈系”的3个细节。

在走向送行大巴时,老爷子还不忘高举臂膀,不时向工作人员致意……记者了解到,为做好出院患者的健康管理,卫生健康部门将对他们开展必要的随访观察。

值得肯定的是,疫情暴发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联合发布公告,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严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活动。代表委员和科学家们,也联名呼吁尽快修改完善立法,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是的,事关14亿人健康安全大局、事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底线,任何为滥食野生动物开脱的说辞和辩解,必显苍白无力。

与病房大楼告别前,老爷子告诉记者,他最感谢医护人员的,是他们的及时和耐心——只要他一有不舒服,医生护士马上就到床边;不仅医治到位,还做“思想工作”。他自信满满表示,住院时症状还好,不很明显,如今更是彻底好了。

法庭综合控辩双方意见及证据事实,当庭宣判,被告人凌某在防范新冠疫情期间,面对社区措施,不理智、不守法,构成寻衅滋事罪,从重处罚,判处凌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

1月31日15时30分许,社区志愿者许某在闵行区一小区门口开展防疫工作时,按规定拦下一辆欲进入该小区的外来机动车,许某向该车驾驶员解释规定后,该车驾驶员与许某发生争执,并电话通知被告人凌某等到场。

在法庭最后陈述阶段,被告人凌某当庭对自己的举动表示后悔,恳请法庭让自己对被害人当面道歉,并表示愿意对被害人进行赔偿。

当天申城雪过天晴,春寒料峭、冷风呼啸。唯一年届古稀的汪老爷子,与其他同日出院的前病友一起,在临走时向公卫中心医护人员致谢。此时,老爷子忽然移下口罩,半露口鼻,在大风中拔高声音,说出:“谢谢!”

将志愿者打骨折,被判刑一年半

根据此前闵行区检察院通报,该案基本案情如下:

上海闵行公安分局接警后将凌某抓获,并于2月6日依法对涉嫌寻衅滋事罪的犯罪嫌疑人凌某刑事拘留。同日,闵行区检察院对该案提前介入。2月10日,闵行公安分局将该案移送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捕。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人民网、法制日报等

如果说直立行走是人猿相揖别的标志,那么,禁食野生动物恐怕也是人类拥抱现代文明的标配。(邓海建)

可能因为走得匆忙,她没有选择无障碍通道,而是亲手提起大行李箱,没等医护人员上来帮忙,就径直下了台阶,直奔大巴。司机师傅帮助她将行李放入车舱底部,询问了她的目的地。待她上车坐定,全车缓缓开动,众人纷纷与车外的医护人员挥手道别。

“治愈”秘诀:信心也是免疫力!

发布虚假口罩信息诈骗

闵行区检察院经审查后认为,犯罪嫌疑人凌某在疫情防控期间,无视重大疫情期间小区管理,借故生非,殴打志愿者致其受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已构成寻衅滋事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一条、九十条之规定,决定对犯罪嫌疑人凌某批准逮捕。庭上,检察官在宣读起诉书时,建议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至1年6个月。

滥食野生动物之祸,是个妇孺皆知的道理。首当其冲的是病毒,确切说,是病毒异化和传播的未知风险。俗话说,无知者无畏。“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背后,说到底,还在于对自然规律缺乏敬畏心。人也好、野生动物也罢,乃至于亿万不知名的病毒,都是这个世界上生态法则内的存在。甚至可以说,人类历史相较于野生动物和病毒的生命链条,时间跨度是很短的。滥食野生动物,打破的是亿万年延续的生态平衡,打开了病毒库的潘多拉魔盒,这种无知且无畏的行为,是对个体生命和人类命运的极不负责任。

他说,对于上海又一次超10人出院,他更多的是为心理支持“划重点”。他语重心长地说,在中心病房至少4名专业心理师,不仅为病患朋友心理疏导,也为医护人员心理按摩。因为,信心也是免疫力!(记者 徐瑞哲)

还有一个追问,容易被我们忽略:自然界中的野生动物固然病毒多多,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就安全了吗?据统计,我国以供应食品、毛皮、药用原料、科研试材为目的的人工繁育野生动物种类约100种,养殖企业及养殖户约50万家(户),从业人员超过100万人,年产值约500亿元。值得警惕的是,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仍面临防疫检验等诸多现实问题。换句话说,养殖出来的那些蛇、鼠、孔雀,可有个靠谱的检验检疫标准在兜底?这个问题,想来就让人心惊。

其实,记者在公卫中心行政楼下,就先碰上了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专家、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

当其他15位痊愈出院者都上了大巴,医护人员核对名单,仍在病房大楼门口等候,“还有一位在整理行李,车子等一下慢点开……”